打分赢礼品,欢乐享不停!

.凌晨三点半,一个陌生女人的来电

发布:广告点评网 2015-01-22


在讲今天想讲的事之前,我先转述一个故事,已经搞不清楚故事源头是哪里了,也无法考证真实性,但是无意中听到这个故事,我猛然意识到,跟今天的我们如此相似。

 

 19531113日,丹麦首都哥本哈根。消防电话总机在清晨三点半收到一个电话。二十二的年青消防埃里希在班。

喂喂!里是消防电话的那端没人回答,可是埃里希听到一沉重的呼吸声。

后来一个十分激的声音,救命,救命啊!我站不起来!我的血在流!

慌,太太,埃里希回答,们马上就到,您在那里?

我不知道。

不在您的家里?

是的,我想是在家里。

家在哪里,哪条街?

我不知道,我的头晕,我在流血。

您至少要告我您叫什么名字!

不得了,我想我撞到了

不要把电话挂掉。

埃里希拿起第二具电话电话公司,回答他的是一个年老的男士。

您帮我找一下一个电话的号户现在正和消防总队电话

不,我不能,我是守夜的警,我不懂些事。而且今天是星期六,没有任何人在。

埃里希挂上电话。他有了另一个主意,于是那女人:你怎找到消防电话的?

写在电话机上,我跌倒把它拖下来了。

那您看看电话机上是否也有您家的电话

没有,没有的任何号快点来啊!那女人的声音愈来愈弱。

您告我,您能看到什么西?

我看到窗子,窗外,街上,有一路灯。

好啊──埃里希想──她家面向大街,而且必定是在一不太高的楼上,因她看得路灯。是怎的?」他继续查问是正方形的

不,是方形的。

那么,一定是在一个旧区内。

您点了灯

是的,灯亮着。

埃里希,但不再有声音回答了。

需要赶快采取行!但是做什么?

埃里希打电话给上司,向他述案情。

上司一点法也没有。不可能找到那个女人。而且,他几乎生起气来,那女人占了我的一条电话线,要是哪里生火警?

但是埃里希不愿放弃。救命是消防队员的首要职责!他是这样被教的。

突然,他起一个狂的念。上司听了,吓坏了:会以原子争爆了!在深夜,在哥本哈根这样一个大都会里 ……”

求您!埃里希持,赶快行,否全都徒无益!

电话线的另一端静默了片刻,而后埃里希听到答复:好的,我么做。我上来。

十五分后,二十救火在城中出响亮的警笛声,每辆车在一个区域内四面八方的跑。

那女人已不能再说话了,但埃里希仍听到她那急促的呼吸声。

十分后埃里希喊我听到电话来警笛声!

队长发对讲机,下令:一号,熄警笛!而后转问埃里希。

听到警笛声!他答

二号,熄警笛!

听得

直到第十二辆车,埃里希喊在听不了。

队长下令:十二号,再放警笛。

埃里希告知:在又听到了,但越走越

十二号掉回队长下令。

不久,埃里希喊道:又逐地近了,在声音非常刺耳,应该刚好到了正确的路上。

十二号,你找一个有灯光的窗

有上百的灯在亮着,人在窗口生了什么事!

利用音机!队长下令。

埃里希电话听到音机的声音:各位女士和先生,我正在找一个生命有重危女。我知道她在一有灯光的房里,关掉你的灯。

所有的窗黑了,除了一个。

了一会儿,埃里希听到消防队员闯入房,而后一个男音向对讲女人已失去知,但脉搏仍在跳。我立刻把她送到医院。我相信有救。

索恩达──是那女人的名字──真的救了。她醒了,几个星期后,也恢复了记忆

 

看完这个故事,内心颇有些触动。就想到了今天整个我们所处的行业变革,包括媒体。互联网就像那扇唯一点亮的窗户,有一个传统的女人在奄奄一息求救,女人不知如何自救,你也不知道如何找到那扇窗户,如何闯进那里,救出她。当女人不再说得出话,也许市民还会带着嘲讽:瞧瞧,死了活该。

找到并救活那个女人的消防队员成了英雄,如果他最后还是没有找到或者没有救活呢?他会成为这个城市的罪人,因为他的冒险。惊扰了全城人的休息与睡眠。所以摆在你面前的选择本质上只有两个:敢或不敢。

但是,这个故事的核心价值就在这里:

如果你真的想做一件事,你一定会找到一个方法;如果你不想做一件事,你一定会找到一个借口。

恐惧止于行动。钛媒体从行业先锋,已逐步迈入稳定上升阶段。面对所有基于唱衰媒体唱衰内容,盲目鼓吹什么思维就是一切的,我始终只有两个字:不屑。 至少我仍坚持相信内容的价值,我们需要找出的是,移动时代,什么样的内容对用户才是真正有价值的,什么样的内容运营模式是可以规模化可复制的,

你连你最该有的核心竞争力都没有了,还去谈颠覆,听着颇有些无稽之谈。

我昨天兴致之至,在朋友圈发了一段话说:

《我是歌手》这个节目我觉得真的挺好的,一下拉高了湖南卫视娱乐节目的格调,秒杀中国好声音等等很多节目。因为即便KTV全面流行,人人都能唱两首,人人都能做歌手,歌手明星圈内也鱼龙混杂、权色交易泛滥……但台上成名歌手、职业歌手的竞技,才真正把“我是歌手”做成了一种身份认同,一种精神与信仰。我们应该出一个《我是记者》的节目,在人人都能做自媒体的时代,在泥沙俱下的传媒喧嚣中,职业记者谁说没有专业,谁说又不是一种信仰,又怎不需要一种社会身份认同呢?

有好多朋友回复说,为什么不?为什么钛媒体不做?

我想:是啊,为什么不?所以我们现在就来试试招募小伙伴一起来做更多的事,去拯救那个无助的奄奄一息的女人:

 

者(2名):

主要负责发现和采写各种有趣、好玩、炫酷的创新产品、模式和人物。

要求:

1,无论何时何地被问起,都能一口气说出当前最新潮的十款应用;

2,具有足够的新闻敏感性、足够的好奇心,去发现新产品、新模式;

3,喜欢写作、分享,在钛媒体上发表过产品分析文章的更好;

3,掌握必要的行业采访资源;

 

业记者(2名):

主要负责新闻以及深度稿件的采写。

要求:

1,具有足够的新闻敏感性、足够的好奇心,能够每天获取和整合最新最热辣的内容;

2,至少一年的新闻媒体从业经历,熟悉互联网、金融、商业、文化传媒领域中某1-2个领域;

3,掌握必要的行业采访资源;

 

策划与运2名):

要求:

1,了解新媒体内容的生产和传播方式,懂互联网营销,思维活跃,策划能力强;

2,具备客户思维,具备良好的沟通能力和开拓能力;

3,有1-2年整合营销传播领域的经验优先;

⋯⋯

篇幅所限,无法发完整岗位需求,更多正在敞开怀抱的岗位,点击右边链接:http://www.tmtpost.com/about/jobs

凌晨三点半,一个陌生女人的来电,在黑暗中唤醒了一个沉睡的世界⋯⋯

(作者为钛媒体创始人 赵何娟

(关注更多钛媒体作者观点,参与钛媒体微信互动(微信搜索“钛媒体”或“taimeiti”))

(本文系作者@赵何娟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