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分赢礼品,欢乐享不停!

方正集团深陷“举报门” 李友系资本梦遭危机

发布:广告点评网 2014-12-30

成立28年的方正集团,一度风雨飘摇,正遭遇着前所未有的危机。原健力宝董事长张海出狱后已不知所踪,而张海的昔日创业“战友”李友,所带领的团队惯用的资本操作手法,遭遇着涉嫌侵吞国资的质疑。

树欲静而风不止。昔日助手魏亚峰多年举报未止,现今北京政泉控股有限公司(下称政泉控股)的挺身举报,方正集团CEO李友的团队正面临着涉嫌侵吞国资、内幕交易等多项指控。在两月左右的时间里,方正集团和政泉控股多次隔空对垒,未见休兵之意,令人目不暇接。

蛰伏多年 谁动了国资?

上世纪90年代,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大江南北,那是个被喻为创业者的黄金时代,“十亿人民九亿商,还有一亿在观望”这一顺口溜如此描述当时的创业热潮。

在那个时代,每天几乎都有新鲜事物在出现,皮包公司、批条子、对缝、贷款、股市等关键词为人熟知。20年过去了,当年追过的女孩已经嫁作人妇,当年的热血青年也已沉稳老成。只是,大浪淘沙,昔日名噪一时的创业大腕,有的锒铛入狱,有的销声匿迹,有的在继续自己的事业,而时间便是最好的记录者。

现任方正集团CEO李友,无疑是那个时代创业队伍中的幸运者之一,不乏传奇色彩。

据了解,李友生于1964年,于1986年毕业于郑州航空工业管理学院(下称郑州航院),毕业后在审计部门工作,在1994年前后辞职经商。昔日的同学成为他日后发展的重要资源,也是其创业团队中的核心成员。

“李友是资本运作的高手”,坊间流传着这一说法。言及资本运作,李友团队当年入主中国高科,无疑是浓墨重彩。彼时,与李友一同运作中国高科的还有张海,此人便是原健力宝董事长,后因职务侵占罪与挪用资金罪入狱,出狱后失踪。

根据中国高科公开资料,中国高科系由北京大学、复旦大学等全国著名的36所高校共同发起,于1992年6月20日,经上海市协作办、体改办(92)第67号文件批准成立,并于1996年上市。上市后次年,中国高科净利润大幅下滑,并于1998年亏损了4370.16万元。

不过,中国高科在“国有-私有-国有”的进程中,李友团队出入其中,始终饱受诟病。

1998年5月28日,中国高科公告称,经上海市国有资产管理办公室[沪国资预[1998]86号文]、财政部(财国字[1998]124号文)和上海市证券期货监督管理办公室(沪证司[1998]017号文)同意,上海市教育发展有限公司、上海农学院、上海华兴经营开发公司、上海华博科研开发有限公司、上海世达高科技实业公司、上海电力高科联合公司将所持有公司的2040万股股份,以协议方式一次性向东方时代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东方时代)转让,占总股本的11.68%。其中,上海市教育发展有限公司所持有的1080万股股份的转让价格为1.83元/股,其余5家单位所持有的960万股股份的转让价格为1.71元/股。

据iFind数据统计,中国高科1997年度的每股净资产为1.71元,可见上述交易,除了上海市教育发展有限公司属于溢价转让外,其他5家所持有股权均为平价转让。

而中国高科在1998年8月公布的公司中期报告中却称,公司于1998年5月实现股权转让,部分高校和校办公司持有的“中国高科”法人股计3510万股转让给东方时代,占总股本的20.1%。东方时代实际受让的股份,较1998年5月28日所公告的比例,增加了8.42%。彼时,东方时代为外经贸部下属企业。

值得一提的是,1998年5月28日,中国高科的收盘价为16.08元/股。也就是说,东方时代在1998年5月受让中国高科的3510万股股份,市值高达5.64亿元,而东方时代只用6000万元左右的代价便将其归入囊中。

根据中国高科历史公告,2000年4月10日,公司控股股东东方时代的股权发生变更,东方时代的新股东为深圳凯地财务顾问有限公司(下称深圳凯地)、深圳市中浩信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深圳中浩信)、河南心智实业有限公司(下称河南心智),持股比例分别为70%、10%、20%。

据了解,张海和李友曾同为“凯地系”核心人物,深圳凯地作为资本运营中国高科的一个“马甲”,河南心智也曾是张海和李友合资成立的公司。2000年5月15日,中国高科1999年度股东大会上,张海、李友、方中华等人进入中国高科第二届董事会名单之列,其中方中华是李友的同学。

2002年,张海因运作健力宝而无暇分身,这或也为李友自己的亲友团队入主中国高科创造了机会。

2003年7月和9月,东方时代将所持有中国高科累计4930股份,分两次转让给深圳市康隆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下称深圳康隆),转让价格合计为11225.5万元,占中国高科总股本的28.24%。转让完成后,深圳康隆成为中国高科第一大股东。

其中,深圳康隆在2003年6月30日和9月19日两次的受让价格分别为2.25元/股、2.30元/股。

若以2003年6月30日和9月19日股份转让协议签订日为考量,当日的收盘价分别为9.8元/股和9.24元/股,相比2.25元/股和2.30元/股的受让价格,深圳康隆显然收益甚巨。

不难看出,中国高科这家国资控股企业正逐渐被私有化,而股权流转几乎无溢价可言。

根据深圳市工商数据,在2003年股权受让期间,深圳康隆共有11名自然人股东,分别为宋雅琴、褚小侠、陈永畅、曹秋、刘建菊、史晨皓、周科群、宋玉华、钟祥、姚晓峰、陈利民。

据了解,宋玉华系李友同学余丽的母亲,余丽现任方正集团总裁、方正证券董事、中国高科董事长等多个要职;姚晓峰系余丽丈夫;陈利民系李友同学方中华的妻弟;陈永畅系李友同学李文革的丈夫;曹秋系李友同学赵寿文的前妻;周科群系李友同学周伯勤的堂弟。

尤为重要的是,深圳康隆的董事长、总经理均由李友妻子王超园的弟弟王超杰兼任,另外两名董事分别为陈利民和陈永畅,这实际上是一家由李友亲友控制的企业。

时至今日,东方时代董事会中还有李友系的影子,方正集团总裁余丽的丈夫姚晓峰担任东方时代的董事。

种种迹象显示,从东方时代到“凯地系”,而后到深圳康隆,再到方正集团,然后回望东方时代,这背后似乎有一双“无形的手”。

而截至2011年2月23日,深圳康隆持有中国高科24.37%的股份。深圳康隆也终于走到台前,将所持有中国高科的全部共计71,493,681股股份,以总价款不低于人民币5亿元的价格转让给方正集团,而李友担任方正集团CEO。

据中国日报网估算,深圳康隆受让东方时代持有的中国高科4930万股,经过2003年度的“10送4”和2006年的“10送2”的分配后,其所持有的股份应升至8282.4万股。不过,截至转让日,深圳康隆仅持有中国高科7149.37万股,意味着其中至少减持了1100万股。相比当初受让东方时代持有中国高科28.24%股份的11225.5万元成本,深圳康隆的一买一卖,至少净赚4亿元。

蛰伏多年后,深圳康隆终于可以全身而退,赚个盆满钵满。中国高科也由此终结私有化现状,转为国资控股。只是中国高科控股权“国有-私有-国有”的变更过程中,涉嫌存在国有资产流失,而隐秘深圳康隆背后多年的李友团队,这出“左手倒右手”的游戏也曾一度饱受质疑。

入主方正 被疑“洗劫”校产

2000年,以李友和张海为核心人物的“凯地系”拿下东方时代控股权,从而实现间接控制中国高科。在其之后,善于资本运作的李友,又开始布局下一盘新的棋局,而目标依然锁定在高校。

根据公开资料,李友在2001年进入方正集团,而坊间盛传其之所以顺利进入方正集团,得益于其曾助方正科技董事长兼总裁魏新平定方正科技之内乱。不过,李友加入方正集团的真正原因,或许是身后响当当的北大招牌,也正是这快金字招牌的背书,方正集团才有如此快速的发展。

极具相似的是,方正集团昔日改制之时,也曾走上“国有-私有-国有”的道路。

2001年11月,国务院颁发了“58号文”,又称《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北京大学清华大学规范校办企业管理体制试点问题的通知》,要求明晰校企产权关系。2003年12月,教育部批复了北大方正改制方案,方正集团由此启动改制。

北京工商局数据显示,方正集团在2003年12月15日变更了公司经营范围、投资人、企业类型和主要人员,其中变更后的投资人分别为北京北大资产经营有限公司(下称北大资营)、北京招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招润投资)、成都市华鼎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华鼎文化)、深圳康隆,持股比例分别为35%、30%、18%、17%。

据媒体报道,华鼎文化在2007年2月之前是李友的私人公司,而目前董事会四个席位有3个是李友的同学,且深圳康隆也由李友团队控制。

如此而来,方正集团在2003年末,已经完成私有化,公司的控制权已经牢牢控制在李友和他的团队上。

教育部主管的《中国高校科技与产业化》2005年第7期中,一篇署名为北大资营的《北京大学:深化改革 迎接新挑战》的文章如此记录着:方正集团经审计的净资产为8029.38万元,经评估的净资产价值为1.49亿元。通过北大资营持有方正集团35%,并向三家战略投资者溢价转让65%的权益。其中,向深圳康隆转让17%的权益,向华鼎文化转让18%的权益,向招润投资转让30%的权益。转让作价方法分为两种,一种由管理层和员工组成的内部战略投资者招润投资,以不低于净资产的价格转让30%的权益,作价4480万元。同时,向两家外部战略投资者深圳康隆和华鼎文化以溢价6倍的转让35%的权益,作价3.15亿元。

上述文章述及情况,与方正集团2003年12月在工商部门股权变更记录的情况相互吻合。

惊人的一幕出现了。

根据方正集团2001-2003年的审计报告,公司经审计净资产分别为154,296.76万元、206,855.82万元、400,886.28万元。

同时,查阅北京工商部门资料,方正集团在2003年度并无增资情况。

也就是说,方正集团2003年12月股权发生变更,所需评估的净资产的审计期间应该选择在2002年度或者在2003年初至12月之间,但最终纳入评估范围的8029.38万元净资产,却远低于方正集团2002年度和2003年度经审计净资产。

经粗略估算,在彼时,方正集团至少有超过19亿元净资产没有纳入审计范围,而所谓的评估结果也失去参考意义。

不过,方正集团在此后慢慢回归国有。根据工商资料,2004年4月,方正集团的股东发生变更,北大资营、招润投资、华鼎文化对方正集团的持股比例分别为52%、30%、18%,深圳康隆悄然退出。到了2005年2月2日,方正集团的股东变为两家,分别为北大资营和招润投资,持股比例分别为52%、48%。原来华鼎文化所持有方正集团的股份悉数变更至招润投资的名下。2005年2月24日,北大资营和招润投资对方正集团的出资比例变更为70%和30%。

根据北京工商资料,招润投资的股东为李友、方中华、余丽、冯七评、张兆东、魏新,持股比例分别为32.98%、26.89%、23.32%、6.48%、5.55%、4.78%。在招润投资的6个股东中,李友持股比例最高,加上李友同学方中华、余丽、冯七评这三人所持有的股份,招润投资已经牢牢控制在李友团队手中。

令人疑惑的是,方正集团在历年财报中,对于这段往事却从未曾提起。

更令人啧啧称奇的是,方正集团曾公开表示,“在现任方正集团高管团队带领下,方正集团从2003年净资产为负的6000万元跃居成为预计2014年末达到净资产500亿元的中国第一校企。”

需要指出的是,方正集团2003年度的净资产明明是40亿元,却被方正集团说成负的6000万元,不知为何。此外,根据公开资料,方正集团截至2014年三季度的净资产为188亿元,不知如何在短短一个季度内飙至500亿元。

而纵观方正集团的改制过程,所经历的是一番与中国高科相似的“国有-私有-国有”的变动模式,而这其中也涉嫌巨额国有资产流失。

举报不止 “祸”起萧墙

“举报”二字,或许是近些年来方正集团最为忧心且最为敏感的词汇。

据媒体报道,2002年进入方正集团的魏亚峰,在2010年12月,因挪用资金等罪而被判入狱,但魏亚峰则坚持以武汉正信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以简武汉正信)资产处置及早年运作不规范等瑕疵不断举报,其中即包括中国高科和方正集团之间存在“实质性关联关系”。

据了解,魏亚峰早年曾追随昔日资本市场的明星张海,之后成为李友的助手,2009年开始对方正集团CEO李友等人进行举报,2010年因罪入狱后,也未停止对李友等人的举报。

根据中国日报网获得的一份材料,2014年6月4日,上海某监管部门对魏亚峰的举报情况给予回复,称已按相关规定进行核查。

魏亚峰对方正集团的背叛,个中原由坊间传言不一,迄今是个谜,而对于方正集团而言,“祸”起萧墙,“烦恼”或不绝于此。

“中国合伙人”的真实案例总是不断上演,方正集团与合作伙伴政泉控股的反目,成为2014年度资本市场关注的焦点,其震撼程度惊呆了小伙伴们。

事情需要从方正证券重组提起。

2014年8月,方正证券以6.09元/股的价格发行股份约213,210.14万股,收购民族证券的100%股权,而持有民族证券84.40%股份的政泉控股在重组完成后成为方正证券的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达21.86%。

说起政泉控股,也许较为陌生,但说起盘古大观,则无人不晓,该楼便是政泉控股所开发。

经过重组,方正集团对方正证券的持股比例,由2014年中期的41.22%降至30.55%,接近方正证券第二大股东政泉控股,股权的稀释也为日后董事会话语权之争埋下定时炸弹。

11月2日,政泉控股公开替北大资源代持北大医药股份情况,实名举报方正集团CEO李友等人涉嫌内幕交易,获利近4亿元。针对代持,北大资源称系被迫,方正集团称公司及高管未参与且绝无内幕交易行为。

11月8日,政泉控股再度出击,公布包括代持协议在内的多份证据。根据政泉控股提供的“支付购买北大医药股份公司股权款项明细”,付给北大国际医药集团有限公司的3.68亿元款项中,其中25760万元来自北大资源,11040万元来自深圳康隆。

深圳康隆并不陌生,便是前述实际上是一家由李友团队控制的企业。

同时,也有媒体称,今年8月份减持的部分股票价款2560万元,在政泉控股划给北大资源当天即被转入河南元和园林绿化工程有限公司(下称元和园林),而元和园林的实际控制人与方正集团一位高管系夫妻关系。

在随后的一个多月时间里,政泉控股和方正集团隔空对战,所爆出问题一个比一个劲爆。两者相争至此,已然双输,那么什么令政泉控股如此“奋不顾身”呢?

据了解,政泉控股挺身举报方正集团的原因有三:代持的北大医药部分股票出售后的8000多万元税款缴付问题、方正证券董事会席位分歧、巨额资产存在遭侵吞的风险。

不过,此前有媒体转述政泉控股高管的说法,政泉控股抵押给方正集团的资产包含两个部分,一是所持有方正证券市值达130亿元的股权,二是政泉控股旗下评估值约为130亿元的物业资产,而政泉控股向北大及其关联公司仅融资80亿元。显然,抵押物价值远超所需要抵押的金额,前述问题似乎有悖于常理,而这迄今是个疑问。

事态再度升级。12月24日,政泉控股通过官网称:“目前,李友逃脱后下落不明,公安机关仍在全力追捕中;魏新、李国军及部分北大方正集团管理人员均已被公安机关控制,其中,李国军及李友的助理魏玮等人被公安机关扣押。”。对此,方正集团声明,公司全部高管根本不涉及政泉控股声明中所说的任何罪名,公司总部及下属产业集团和各企业全部运营正常,公司已向公安机关及网监部门报案,就政泉控股的恶意造谣行为依法追究到底,所有北京大学文书及北大资产经营有限公司文书均经北京大学审核。

方正集团和政泉控股的矛盾一步步升级,令人眼花缭乱,而最终如何收场更难预料。(中国日报网)

精彩内容请关注腾讯证券(微博)微信公众号:qqzixuangu

重点推荐更多..
品牌指数报告更多..